《段太尉逸事状》阅读练习及答案

《段太尉逸事状》阅读练习及答案柳宗元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10—13题。段太尉始为泾州刺史时,汾阳王①以副元帅居蒲。王子晞②为尚书,寓军邠州,纵士卒无赖。士卒以货窜名...


《段太尉逸事状》阅读练习及答案
柳宗元
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10—13题。
段太尉始为泾州刺史时,汾阳王以副元帅居蒲。王子晞为尚书,寓军邠州,纵士卒无赖。士卒以货窜名军伍中,则肆志,吏不得问。邠宁节度使白孝德以王故戚不敢言
太尉自州以状白府,愿计事。至则曰:“天子以生人付公理,公见人被暴害,因恬然。且大乱,若何?”孝德曰:“愿奉教。”太尉曰:“某为泾州,甚适,少事;今不忍人无寇暴死,以乱天子边事。公诚以都虞候命某者,能为公已乱,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如太尉请。
既署一月,晞军士十七人入市取酒,又以刃刺酒翁,坏酿器,酒流沟中。太尉列卒取十七人,皆断头注槊上,植市门外。晞一营大噪,尽甲。孝德震恐,召太尉曰:“将奈何?”太尉曰:“无伤也!”①孝德使数十人从太尉,太尉尽辞去。解佩刀,选老躄者一人持马,至晞门下。甲者出,太尉笑且入曰:“杀一老卒,何甲也?吾戴吾头来矣!”甲者愕。
晞出见太尉。太尉曰:“副元帅勋塞天地,当务始终。今尚书恣卒为暴,乱天子边,欲谁归罪?大乱由尚书出,人皆曰尚书倚副元帅。然则郭氏功名,其与存者几何?”言未毕,晞再拜曰:“公幸教晞以道,恩甚大,愿奉军以从。”顾叱左右曰:“皆解甲散还火伍中,敢哗者死!”太尉曰:“吾未晡食,请假设草具。”既食,曰:“吾疾作,愿留宿门下。”命持马者去,旦日来。遂卧军中。②晞不解衣,戒候卒击柝卫太尉。旦,俱至孝德所,谢不能,请改过。邠州由是无祸。
(节选自《段太尉逸事状》)
【注】①汾阳王:即郭子仪。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有功,受封汾阳王,权柄隆重。 
②王子晞:汾阳王郭子仪第三子郭晞。  ③白孝德:邠宁节度使,段太尉上司。
 
10.下列语句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寓军邠州            军:驻扎
B. 能为公已乱       已:已经
C. 植市门外      植:竖立
D. 无伤也            伤:妨害
11.下列各组语句中,加点的词用法和意义都相同的一组是(3分)
A.王子晞为尚书           B. 卒以货窜名军伍中,则肆志
今尚书恣卒为暴            至则曰,天子以生人付公理
C.愿奉军以从             D. 且大乱,若何
又以刃刺酒翁              太尉笑且入
12.下列划线句子大意的理解有误的一项是(3分)
A. 邠宁节度使白孝德以王故,戚不敢言
     白孝德虽然内心忧戚,但因为郭子仪的缘故不敢加以管束
B. 太尉自州以状白府,愿计事
     段太尉从泾州用文书向节度使府报告,表示愿意为他出谋划策
C. 晞一营大噪,尽甲
     郭晞全军营都躁动起来,纷纷披上了铠甲
D. 命持马者去,旦日来
     郭晞喝令牵马者出去,不到第二天不能回来
13.分别概括①②处人物形象特点。(4分)
14.用斜线“/”给下面文段断句。(5分)
常人所欲在富君子所贵在德士庶人有德能保其身天子有德能保其天下无德而富徒增其过恶重后日之祸患今日虽富岂能常保况天生民而立之君故君者所以为民也(陆九渊《杂说》)
 
 
答案:
四、课外文言文(共18分)
10.B已:阻止。  
11. B“则”均为连词,且意义相同,就。 
A“为”均是动词,但意义不同,其一是担任;其二是制造。
C“以”其一是连词,表修饰;其二是介词,表用。
D.“且”用法和意义均不同。其一是副词,将要;其二是连词,并且。
12.D主语有误,主语应为段太尉;去,离开。
13.①段太尉有勇有谋(2分,只答一点给1分)
②郭晞处事谨慎,知过则改(2分,只答一点给1分)
【参考译文】
段太尉刚任泾州刺史的时候,汾阳王郭子仪以副元帅的身份驻扎在蒲州。汾阳王的儿子郭晞担任尚书之职,暂时驻军在邠州,纵容士兵违纪枉法。有些士卒用贿赂手段使自己有军队的名号,恣意妄为,官吏都不能干涉。邠宁节度使白孝德虽然内心忧戚,但因为郭子仪的缘故不敢加以管束。
段太尉从泾州用文书报告白孝德,表示愿意为他出谋划策。到了白孝德府中,他就说:“天子把百姓交给您治理,您看到百姓受到残暴的伤害,却无动于衷。大乱将要发生,您怎么办?”白孝德说:“我愿意听您的指教。”段太尉说:“我担任泾州刺史,很空闲,事务不多;现在不忍心百姓没有外敌却惨遭杀害,使得天子的边防被扰乱。假如你任命我为都虞候,我就能替您制止暴乱,使您的百姓不再遭到伤害。”白孝德说:“太好了”,便听从了段太尉的请求。
段太尉担任都虞候职务一个月后,郭晞部下十七人进街市拿酒,又用兵器刺酿酒的技工,砸坏酒器,使酒流进河沟中。段太尉布置士兵去抓获这十七人,全都砍了头,把头挂在长矛上,竖立在市门外。郭晞全军营都骚动起来,纷纷披上了铠甲。白孝德惊慌失措,把段太尉叫来问道:“怎么办呢?”段太尉说:“没有关系!”白孝德派几十名士兵跟随太尉,太尉全都辞掉了。他解下佩刀,挑选了一个又老又跛的士兵牵马,来到郭晞门下。全副武装的士兵涌了出来,段太尉边笑边走进营门,说:“杀一个老兵,何必全副武装呢?我带着我的头颅来啦!”士兵们大惊。
郭晞出来会见太尉。段太尉说:“副元帅的功勋充塞于天地之间,应该使其流传。现在您放纵士兵为非作歹,这样将造成变乱,扰乱天子边地,应该归罪于谁?大乱从您这儿发生,人们都会说您是倚仗了副元帅的势力,不管束部下。那么郭家的功名,将还能保存多少呢? ”话没有说完,郭晞拜了两拜道:“承蒙您用大道理开导我,我愿意率领部下听从您。”郭晞回头呵斥手下士兵说:“全都卸去武装,解散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谁敢闹事,格杀勿论!”段太尉说:“我还未吃晚饭,请为我代办点简单的食物。”吃完后,又说:“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想留宿在您营中。”段太尉命令牵马的人回去,次日清早再来。于是段太尉就睡在营中。郭晞连衣服也不脱,命警卫敲打着梆子保卫段太尉。第二天一早,郭晞和段太尉一起来到白孝德那儿,郭睎道歉说自己实在无能,请求允许改正错误。邠州从此没有了祸乱。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