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於子驾豕》

原文:商於子家贫,无犊以耕,乃牵一大豕驾之而东。大豕不肯就轭,既就复解,终日不能破一畦。宁毋先生过而尤之曰:“子过矣!耕当以牛,以其力之巨能起块也,蹄之坚能陷淖也...


原文:

商於子家贫,无犊以耕,乃牵一大豕驾之而东。大豕不肯就轭,既就复解,终日不能破一畦。宁毋先生过而尤之曰:“子过矣!耕当以牛,以其力之巨能起块也,蹄之坚能陷淖也。豕纵大,安能耕耶?”商於子怒而弗应。
宁毋先生曰:“子以之代耕,不几颠之倒之乎?吾悯而诏子,子乃反怒而弗答,何也?”商於子曰:“子以予颠之倒之,予亦以子倒之颠之。吾岂不知服田⒇必以牛,亦犹牧吾民者必以贤。不以牛,虽不得田,其害小;不以贤则天下受祸,其害大。子何不以尤我者尤牧民者耶?”宁毋先生顾谓弟子曰:“是盖有激者也。” (选自明·宋濂《宋学士文集》)

译文:

商於子家很贫穷,又没有牛耕田,他就牵一头大猪自西向东耕田。大猪不肯被套上轭,一套上又被挣脱,一天也不能耕一小块田。宁毋先生经过时责备他说:“你错啦!耕地应当用牛,凭借牛巨大的力气能够使土块耕起,凭借牛坚硬有力的蹄子可以站立于泥淖之中。猪再大,怎么能耕地呢?”商於子怒目而视但没搭理他。
宁毋子先生说:“如今您用猪来代牛耕地,不是差不多弄颠倒了吗?我同情你才告诉你,您却发怒还不搭理我,是为什么啊?”商於子说:“您认为我颠倒是非,我还认为您颠倒是非呢。我难道不知道侍弄田地必须用牛,也就如同治理百姓必须用贤人一样。不用牛,虽然侍弄不好田地,它的害处小;不用贤人,那么天下遭受祸害,它的害处大。您怎么不用责备我的话去责备治理百姓的人啊?”宁毋先生回头对弟子说:“这原来是对现实有不平之气的人。”

注释:

1、商於(wū)子:作者虚构的人物。
2、犊:小牛。
3、以:用。
4、乃:于是,就。
5、豕(shǐ):猪。
6、轭(è):牛拉东西时驾在颈上的曲木。
7、宁毋:作者虚构的人物。
8、尤:责备。
9、过:犯错(此时为动词)。
10、当:应当。
11、以:用。
12、以:凭借。
13、其:代(牛的)。
14、之:结构助词,的。
15、淖(nào):烂泥。
16、以:用。
17、几:差不多,几乎。
18、诏:告诉,告诫。
19、以,:以为,认为。
20、服田:驾牲口耕田。
21、犹:如同。
22、牧:统治、管理。
23、以:以为,认为。
24、以:用。
25、顾:回头看。
26、有激者:(心中)有不平之气的人。


加载中...

相关文章